top of page
陳代如(2014)。〈包覆〉藝術微噴輸出 紙基珍珠面相紙 50.3x76
陳代如(2014)。〈包覆〉藝術微噴輸出 紙基珍珠面相紙 50.3x76
press to zoom
陳代如(2014)。〈依附 II〉50.3x76.2cm
陳代如(2014)。〈依附 II〉50.3x76.2cm
press to zoom
陳代如 (2010)。《手指頭》藝術微噴輸出 布面相紙 50.3x76.
陳代如 (2010)。《手指頭》藝術微噴輸出 布面相紙 50.3x76.
press to zoom
陳代如(2014)。〈四分之一〉藝術微噴輸出 半光面相紙 20.3x30
陳代如(2014)。〈四分之一〉藝術微噴輸出 半光面相紙 20.3x30
press to zoom

1/4再生:鄉距

陳代如創作個展

2014/12/17-12/30    

 

觸景傷情、睹物思情,不論是景或物,總會使人回想起過往的經驗,是回憶的媒介;假如景象、物品與人的關係情感夠深刻,此時景物都已擬人化,昇華成為心中那重要的人。

 

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面寫到,人的時間是一直線。所以人不幸福,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那些對於美好的一面,渴望能再循環。親友之死,只死一次,沒有回歸之重;而回憶之輕卻經反覆而沉重。

 

此展覽作品中,同時呈現集體記憶與個人記憶;中華民國國旗、勳章、眷村等社會學符號,和祖父為外省人、將軍之身份皆息息相關;然而對於我,這樣的環境雖說像是從小自然而然地進入我的認知裡,與我最緊密的卻只有我們的血緣。

 

將觸覺轉成視覺,試圖找尋與已逝祖父的聯繫感。心理、生死之間的距離,是遠也是近,無法精確地用數據量測,如同四分之一的血緣關係,是再生的,亦是延續不斷的。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