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凝滯的移動

喬西個展

2014/8/9-9/10  

 

我的創作方式並非以複製或重塑形式與線條為主軸、而是純粹捕捉某種得以跟觀者對話的情緒、感覺與力

道。此外,我同時運用抽象與具象派的技巧來描繪隱晦的敘事情境。

我作品中的影像游移於具象派標誌與抽象派色彩、現實與再現、回憶與幻想之間,可謂將象徵存在樣態的

人物、抽象背景和近似音樂的情景合璧的對比之作。在這些畫作中,時間的推移蘊含了愁思與優美。

畫裡的人物形象癱軟無力、被觀者以某種心理性的洞察力檢視,再用與其簡單動作構成對比的情感張力表

現出來。由於人像越精確、越少人能對其進行自我投射,因此人物線條並未經過細部處理。這些形象殘餘

在畫作的外部,直截了當地與世界產生連結。所有影像皆為針對當代人類生活與存在的省思,內容不外乎

思考做為現代人的意義,並與個人記憶和拾得意象交織融合。

此時浮現腦海的問題,便是我們為何要來到這個萬物終將走向盡頭的世界裡。然而我們真的受制於死亡

嗎?偶爾我們會感知到某種外於自身、超越我們的存在。這些存在主義式的人像透過視覺上的超然狀態體

現,進而將他們本身的存在之謎成功地最大化。

藝術理應與觀者對話,鑑於此,藝術作品最具說服力的表現方式便是讓觀者與自己對話。唯有藉由此種交

流,才能達到對作品的充份理解。

某種程度上,我試圖創作不至於過份直白與煽情的作品,亦即富有暗示但不需言喻;並非強迫性推銷的、

而與我們體內深沉蟄伏的某種東西息息相關──也就是人性。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