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press to zoom

「當幻肢又痛了起來」

 "The Phantom Limb in Pain" 

 

徐叡平創作雙邊個展

水谷藝術 : 台北市萬大路322巷6號

2015/12/9 - 12/29 11:00 ~ 20:00

台北市立美術館 :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2015/12/19 - 2016/3/13

 

*本展獲文化部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


 

在醫學領域中痛覺扮演了關鍵的角色身體疼。痛是大部份人就醫的主要原因,疼痛也是大部分疾病的徵狀,那是身體發出警訊的方式。因此幻肢痛便在醫學領域中處於一種懸浮狀態,因為它無用,它的存在沒有任何的動機與意義。梅洛龐蒂在將失去至親比喻為幻肢痛時說過:


“We do not understand the absence or death of a friend until the moment we expect a reply from him and realize there will never be one”

 

我們不會真正理解一個親人的逝去,直到你需要他回答你的問題,而這答案永遠只能是空氣中一陣偌大的沈默。我們以「失去」建構「擁有」的概念,也因此,失去永遠處在我們認知的外邊,令我們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這些記憶的餘燼在遺忘的過程中頑強不屈,意義不明,一個個空洞的能指(empty signifiers)連結到一個個無所在的所在。我試圖將幻肢痛比喻為一種身體性的薩烏達德(saudade) 接著,我將失去的隱隱作痛建構作品軸心延伸到種種的失去,包括建築物、記憶、身份,並在《齊拉》進一步探討這種感官分裂的狀態在烏托邦與異托邦的間居空間內尋找熟悉的陌生。

水谷藝術//
《齊拉》的過去與未來這兩件作品分別是一座城市的提案,以及一檔偽台灣攝影展。這一座城市中每一棟建築都曾在,經過一番生死輪迴如今他們重生於齊拉。《薛西佛斯》是一台一邊織一邊解毛線的無限循環機器。《empty gestures》則是一的假動作跟一場障眼法。

北美館// 
《後庭花》以頭髮彈奏出<中華民國國歌>曲調與錄像裝置作品《空氣彈簧》邀請阿嬤演唱改過歌詞的<望春風>這首台灣調,在同一個空間內兩種曲調以情歌對唱的姿態讓愛與恨的理由都像霧又像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