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ESROH X CYBORG

李俊為畢業創作個展

2015/6/2-6/14

 

Giorgio Morandi窮盡一生畫器皿與靜物。
George Stubbs將解剖學的知識實踐在他畫動物的每一寸肌理。
Paul Cézanne用60幾幅《聖維克多山》,尋找和表現物背後更深的秩序與美學。
這也是我20年來堅持不斷畫馬的追求與初衷。

雖然別人總是問:為什麼又畫馬?
我依然相信雖然只是馬,但還有無限的可能,是表面上只看到「馬」所無法企及的。
畫馬20年,這場畢業個展,是碩士生活的告一段落,也是這20年創作的小結,更是未來展望的起點。

從馬最接近肉身的形體,求真或求意;到cybernetic organism(CYBORG)的結合,其中有現實與虛幻的交錯,有理性與感性的美,也有生命與機械的對話。
初衷便是:尋找和看見同一件事背後的無限。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