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吳宗龍 半透物
吳宗龍 半透物
press to zoom

『臺灣』之於亞洲顯得十分地邊緣,因政治、歷史等因素,即使台灣在東亞中,相對鄰近東南亞 ,但在東南亞的藝術發展中,卻似乎是長期缺席的,僅管有著大量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以及在 台從事各式工作的外籍勞工,或是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學生來台唸書,直到最近幾年,才終於在台 灣看到有策展人及評論者開始關注起東南亞藝術圈,開始有交流像是展覽、交換駐點等等的進 程。

 

近幾年台灣有不少以亞洲為命題的展覽,似乎有意翻轉,原先對''亞洲''固有的貧乏想像,以往在 台灣提起亞洲,實指的是東亞的日本、南韓與中國等地,鄰近的東南亞或是南亞則不在其列,然 而這樣的展覽之中,似乎有種趨勢,以亞洲為命題,實則意圖在''亞洲''這個國際性地域的詞彙上 ,建構某種台灣位於國際間的主體性的想像(不論是實質上的或是意義上的)。然而這無助於我們 拓荒對亞洲的想像,是屬於傳統的拓荒方式,仍試圖在建構某種意義上均質,所有的形式只能依 附在那個意義上,最後一切被意義消弭。

 

從日常拓荒亞洲

『當代拓荒』不是一種傳統意義上的拓荒,我把當代拓荒視為一種當代日常情境下,開拓未知的 方法,在傳統意義的拓荒裡,往往是要將未知之地透過看勘、開墾等手段,將未知變成一種"已知 ",把戰爭迷霧從地圖上消去,我所提及的''當代拓荒''則不是發生未知之地, 而是日常之中,那些 既熟悉又陌生的情境裡。 我欲提供一種新的拓荒方式,而這種拓荒的方式,有別於傳統拓荒中的一些特性,它是非物理性 的,一種感官上的拓荒,它也不具備傳統拓荒那樣均質化未知之地的意圖(像是把旗幟插在土地上 ,成為一種消弭未知之地異質性那樣的意圖),而保有異質並存的可能性,也不嚴謹地計較邏輯式 的推演,甚至可以說是十分地膚淺,只從最表面的地方著手。

 

「一個馬來西亞籍策展人,如何策畫一群台灣的藝術家?」作為一個來自東南亞的策展人,長年觀 察台灣的社會及當代藝術的發展,我試著以''當代拓荒''的方式,去開拓那未知之地。 有別於常見的將"亞洲"做為一個充滿國際性想像的詞彙操作,這些藝術家從自身的生活經驗出發 ,轉化成為作品,我認為在這當中都俱備某種亞洲性,而我所想像的亞洲,不是那些直接意象式 的、符號式的操作,而是在亞洲日常生活裡,自然而然地體現到"亞洲",當代拓荒所暗示的正是 一種在日常中勾勒亞洲性的途徑。

亞洲,當代拓荒

策展人|吳傑生
參展藝術家|
吳宗龍 蔡昀珊 廖昭豪 李佳穎
郭立亭 劉以庭 林睿洋 蔡宇恩 
賴永霖 謝福音 賴曉萱 李靜嫻
吳傑生

2015/8/22-9/13     B1.1.2.3.4.5F

bottom of page